金魚花火🐟

时不知归🍃

夜間寫作業
隔窗聽到門牌不明的鄰居
有女人歇斯底里的嘶喊尖叫
我從扭曲的聲音裡只能辨得出
why why why?
喊了好一陣 伴隨似有若無的騷動
我想我應該報警
但是想想我只有一個人
徬徨中還是罷了

我告訴媽媽:
鄰居吵架了 和我們隔壁的鄰居吵得一樣凶
但是我沒有報警

评论(4)

热度(2)